MBA论文代写|MPA论文代写|工程硕士论文|经济管理论文|国际贸易论文代写|医学护理论文|文学论文|项目管理论文|建筑工程论文|教育教学论文|农业推广论文|法学论文代写|体育论文|工商管理论文|公共管理论文|艺术论文|会计论文|环境论文|计算机论文代写|财务管理论文|物流管理论文|新闻传播论文|应用文类市场营销论文|人力资源论文代写|心理学论文|化工论文|机械论文代写|石油工程论文代写|水利工程|哲学论文|英语论文|电气工程论文|对外汉语论文|金融学论文思政论文|通信工程论文代写

天天论文代写网可提供代写毕业论文,代写职称论文,代写硕士论文,代写代发表等服务

在线客服

于老师 点击这里给我发送消息 177872916
电 话:13838208225
王老师 点击这里给我发送消息 177872915
电 话:13503820014
当前位置:首页 > 论文资源 > 代写法学论文
代写法学论文
我国公司法上的股东质询权研究
作者:王博 日期:2018/10/29 9:54:42 点击:

摘 要 

现代公司治理模式,将日常管理权限赋予公司的董事会和其他高级管理人员,股东通过股东(大)会间接控制公司。但是,随着董事会的职权不断扩张,董事会逐渐接替股东(大)会控制公司,把中小股东排除在公司治理体系之外,打破了公司治理体系下董事会和股东(大)会间的权利平衡关系。

为了重塑权利平衡关系,就必须提高股东(大)会的地位、解决股东处于信息弱势地位的问题和强化股东的监督作用。因此,很多国家都确立了股东质询权制度。我国《公司法》于 1993 年创新性地提出了股东可以对公司的经营提出质询这一原则,尽管历经24 年的发展,《公司法》经历数次修正和修订,但是我国股东质询权制度发展却十分缓慢,《公司法》对股东质询权制度的规定偏于原则,对于股东质询权的行使方式、行使条件、范围边界以及救济方式都需要明确和细化,才能从根本上解决股东质询权难以运用到实践中的尴尬境地。本文将通过对国外股东质询权制度的分析,结合我国实践困境,探讨我国《公司法》规定的股东质询权制度存在的问题,研究相应的完善措施。

本文第一章为引言。主要介绍了本文研究的问题、研究背景和意义以及对相关文献 进行了综合评述,最后还对本文的研究方法和文章结构进行了简单的介绍。本文第二章 研究股东质询权的法律界定。主要对股东质询权的定义、性质、功能和我国股东质询权 制度的立法进程和发展进行梳理和分析。本文第三章对股东质询权的权利主体进行介绍。主要围绕股东质询权的一般主体和特殊主体进行研究和分析,同时探讨我国股东质询权 制度在权利主体方面存在的问题和不足。本文第四章研究股东该如何行使股东质询权的 问题。主要探讨和分析我国股东质询权在行使场合、方式、范围和边界等内容上存在的 问题和不足。本文第五章讨论股东质询权的救济制度。主要探讨我国股东质询权制度在 司法救济层面的不足之处,总结出股东可以向法院提出撤销股东(大)会决议之诉、损 害赔偿之诉和强制质询之诉以维护自己的权益。本文第六章在前五章的基础上,主要探 讨完善我国股东质询权制度的建议。

 

关键字:代写法学论文;公司治理;中小股东权益;股东质询权

Abstract

 

In modern company governance structure, they authorize board of directors and some senior executives to manage the company. Shareholders control the company through shareholders' (general) meeting. However, as the power of the board of directors continues to expand, the board of directors might gradually take over the rights to control the shareholders' meeting or the general meeting, which excludes the small and medium shareholders and breaks the balance of rights between the board of directors and the general meeting of shareholders under the company governance system.

In order to balance the power between the board of directors and the (general) meeting of shareholders, it is necessary to strengthen the power of the (general) meeting of shareholders, improve shareholder’s situation in obtaining company’s information and in supervising the board of directors. Many countries establish a system that the rights of shareholders to inquire.The Chinese Company Law raised the principle of the rights of shareholders to inquire in 1993. Although the Chinese Company Law has been revised some times in these 24 years, the system of the rights of shareholders to inquire has developed slowly and the related stipulations are too general to be used in practice. Only to specify the method of exercising the rights of shareholders to inquire, exercising conditions, scope boundaries of the rights and relief methods, can solve the tough situation that the rights of shareholders to inquire is hard to be applied.This paper, through the analysis of the system of foreign shareholders' right to inquiries, combined with the practical difficulties of our country, will discuss the problems of the system of shareholders' right of inquiry in the company law of China and study the corresponding measures.

The first chapter of this paper is the introduction. This paper mainly introduces the problems, background and significance of the study, and makes a comprehensive review of the relevant literature. Finally, it also gives a brief introduction to the research methods and the structure of this article.The second chapter studies the legal definition of shareholder's right to inquiries. The definition, nature, function and legislative process and development of shareholders' inquiry right system are  mainly discussed and analyzed. The third chapter introduces the right subjects of shareholders' inquiry right. This paper mainly focuses on the research and analysis of the general and special subjects of the shareholders' right to inquiries, and discusses the problems and shortcomings in the right subject of the system of the right of inquiry of shareholders in China. The fourth chapter studies how to exercise shareholder's right to inquiries. This paper mainly discusses and analyzes the problems and shortcomings in the exercise occasion, mode, scope and boundary of shareholder inquiry right in China. The fifth chapter mainly discusses the relief system of shareholder's inquiry right. This paper mainly discusses the shortcomings of the system of shareholder inquiry right in the judicial relief level, and concludes that the shareholders can put forward to the court to revoke the shareholders (general) resolution, damage compensation and coercive inquiry in order to safeguard their rights and interests. On the basis of the first five chapters, the sixth chapter mainly discusses the suggestion to perfect our shareholder's inquiry right system.

 

Key words: company governance;interests of medium and small shareholders;rights of shareholders to inquire


目  录

第 1 章 引 言 1

1.1 问 题 的 提 出 1 

1.2 研 究 背 景 和 意 义 1 

1.3 文 献 综 述 2 

1.4 研 究 方 法 4 

1.5 论 文 结 构 安 排 4 

第 2 章 股 东 质 询 权 的 法 律 界 定 6

2.1 股 东 质 询 权 的 定 义 6 

2.2 股 东 质 询 权 的 性 质 7 

2.2.1 股 东 质 询 权 是 共 益 权 7 

2.2.2 股 东 质 询 权 是 单 独 股 东 权 7 

2.2.3 股 东 质 询 权 是 固 有 权 8 

2.3 股 东 质 询 权 的 功 能 9 

2.3.1 提 高 中 小 股 东 监 督 作 用 9 

2.3.2 保 障 股 东 充 分 行 使 表 决 权 9 

2.3.3 提 高 公 司 管 理 透 明 度 10 

2.4 我 国 股 东 质 询 权 的 立 法 现 状 10 

第 3 章 股 东 质 询 权 的 权 利 主 体 12

3.1 一 般 主 体 12 

3.2 特 殊 主 体 12 

3.2.1 股 东 代 理 人 12 

3.2.2 已 质 押 股 权 的 股 东 13

3.2.3 隐 名 股 东 14

3.2.4 优 先 股 股 东 15

3.3 小 结 15

第 4 章 股 东 质 询 权 的 行 使 17

4.1 行 使 的 时 间 与 场 合 17

4.2 行 使 的 对 象 与 方 式 18

4.2.1 股 东 质 询 权 的 质 询 对 象 18

4.2.2 股 东 质 询 权 的 行 使 方 式 20

4.3 行 使 的 范 围 与 边 界 21

4.3.1 股 东 质 询 权 的 行 使 范 围 21

4.3.2 股 东 质 询 权 的 行 使 边 界 22

4.4 小 结 23

第 5 章 股 东 质 询 权 的 法 律 救 济 24

5.1 公 司 内 部 协 商 和 调 解 24

5.2 股 东 质 询 权 的 公 力 救 济 24

5.2.1 撤 销 股 东 ( 大 ) 会 决 议 之 诉 25

5.2.2 损 害 赔 偿 之 诉 26

5.2.3 强 制 质 询 之 诉 26

5.3 小 结 27

第 6 章 我 国 股 东 质 询 权 制 度 的 完 善 建 议 28

6.1 明 确 股 东 质 询 权 的 主 体 28

6.2 确 定 股 东 质 询 权 的 行 使 条 件 29

6.3 界 定 股 东 质 询 权 的 范 围 与 边 界 30

6.4 建 立 股 东 质 询 权 的 司 法 救 济 方 式 30

结 论 35

参 考 文 献 36

攻 读 硕 士 学 位 期 间 取 得 的 研 究 成 果 38

致 谢 39

 

第 1 章  引 言

 

1.1 问题的提出 

在所有权和经营权相分离的现代企业,作为公司权力机关的股东(大)会将公司日常经营管理权限交由董事会执行。股东(大)会是公司的非常设机构,只有在召开会议时才存在,会议召开结束就予以解散,因此大多数股东事实上无法直接参与公司的日常经营管理。而董事会却掌握着公司的经营权,控制着公司的全部信息,股东尤其是中小股东无法充分获取公司的信息,逐渐被排除在公司治理的大门之外,董事会成为公司实质上的权力中心,并控制着公司。但是,股东是企业的投资者,是与公司最为密切的人。为了保护股东合法权益,很多国家都赋予了股东获取公司信息的权利和监督公司经营者的权利,股东质询权就是兼具两者特点且具有代表性的权利。纵观我国法律关于股东质询权的规定,只有《公司法》第 97 条和第 150 条对股东质询权作出了明确的规定,《公司法》的规定属于原则性的规定,无法运用到实践之中,这就为股东维护自己合法权益造成了极大的困难。本文将通过对国外股东质询权制度的分析,结合我国实践困境,探讨我国《公司法》规定的股东质询权制度存在的问题,研究相应的完善措施。

 

1.2 研究背景和意义 

    现代公司架构下,股东出资设立公司,股东(大)会成为股东控制公司的工具,并围绕此完善公司治理体系。但是,随着公司治理体系的不断发展,董事会承担了公司大部分的经营任务,股东尤其是中小股东逐渐被排除在公司经营的大门之外,董事会逐渐接替股东(大)会控制了公司。造成这种结果偏离目的的后果及理想与现实差距的直接原因是中小股东对权利的漠视,跟风投票、弃权投票甚至不参加股东(大)会的现象比比皆是。而根本原因是股东获取信息的成本与股东获得的收益不成正比,使得中小股东的力量难以集中起来,也就难以联合起来扭转公司的错误决策。因此,解决公司股东尤其是中小股东与经营者之间的“信息不对称”问题,就是保护股东权利、提高股东(大)会地位、完善公司治理的重要命题。我国《公司法》赋予了股东查阅公司章程、股东(大)会记录、董事会决议等文件的权利就是为了保护股东获取信息的权利,解决“信息不对称”问题。但是,这一制度提供的信息十分有限,不足以为中小股东在股东(大)会上行使表决权提供充分信息。为了弥补查阅文件获取信息的不足,提高股东(大)会的地位,股东质询权成为股东的一项重要权利。

德国是对股东质询权规定较早且制度相对比较完善的国家。自 1913 年德国法院确定了股东质询权制度的雏形以来,德国关于股东质询权是否要求持股数量产生了大量的争议。最后经过充分的讨论,德国正式确立了股东质询权制度。而相比于德国,日本和法国关于股东质询权的规定就有一定的差距。1981 年日本修改《日本商法典》时就确立了股东质询权制度。2005 年出台的《日本公司法》,虽然对股东质询权制度进行了完善,但是主要内容还是沿用了《日本商法典》关于股东质询权的规定,即董事、监事等无正当理由,需要对股东在股东大会上提出的事项进行必要的说明。《法国商事公司法》规定了股东可以以书面的方式向董事会和监事会提出质询,董事会和监事会必须予以回应。

1993 年我国颁布的《公司法》规定了(股份有限公司的)股东可以行使股东质询权,可以对公司的经营提出质询,但是未规定股东质询权的具体内容。2005 年《公司法》进行了一次大幅度的修订,使股东质询权制度有了进一步发展,《公司法》将行使质询权的主体扩大到了有限责任公司股东,同时规定了股东质询权的质询对象: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以及明确股东可以在股东(大)会上行使质询权,但是关于股东质询权的行使方式、范围边界及救济措施却没有规定。我国自 1993 年确立股东质询权制度以来

已经 24 年有余,股东质询权制度尽管在不断发展,但是相比于国外相对完善的股东质询权制度,还是显得很单薄。在实践中,由于《公司法》的规定操作性不强,产生了巨大的争议,部分股东尤其是中小股东无法行使股东质询权保护自己的权益,从而使得股东质询权成为“纸上的文字”。据此,笔者希望通过发现我国股东质询权制度存在的问题并提出具体的完善建议,为促进保护中小股东权益和完善公司治理提供一些具有参考价值的理论。

 

1.3 文献综述 

现代公司在追求决策质量和决策效率的情况下,股东(大)会不再负责公司日常经 营管理,而是将经营管理权限向董事会下放。与之相对应的是,股东成为公司经营者背 后的人,在对重大事项和重要人员任免作出决策后,就不再参与公司日常经营管理。但 是实际情况与预期效果却有所不同,随着董事会的权力不断扩张,董事会成为公司实质 上的权力中心,公司的信息都由董事直接掌握,董事利用信息优势地位,侵害处于劣势 地位股东的权益,使股东参与公司治理和对公司经营者进行监督的权利成为泡影。 Rostislav Kravchenko 在 Investors' Rights and Corporate Information Disclosure 指出公司经 营者隐藏公司信息或者虚假陈述公司信息,将会增加公司股东行使股东其他权利的难度。 Ronald J.Gilson 在文章 Controlling Shareholders and Corporate Governance:Complicateing the Comparative Taxonomy 指出公司所有权与经营权分离所带来的问题,存在于控制股东与中小股东之间,并且主要影响中小股东的权利。

德国法院于 1913 年确定了股东质询权的雏形,1981 年修改后的《日本商法典》也制定了相对完善的股东质询制度。相比于德国和日本,我国《公司法》关于股东质询权制度的设计起步比较晚。1993 年《公司法》颁布之后,我国从立法层面将股东质询权的行使主体限定为股份有限公司的股东,质询的内容限定为“公司的经营”。2013 年《公司法》经过多次修正和修订使股东质询权制度有了进一步的发展,但是对于股东质询权的范围边界和救济措施等内容都未提及和规定。尽管在立法层面股东质询权制度发展十分缓慢,但是国内外学者却进行了大量的研究和分析。其中,伍坚在其著作《论股东的质询权》中否定了早期德国学者提出的表决权说,他认为表决权说不利于保护股东的权益;同时也否定了台湾学者提出的出席权说;经过分析和研究,伍坚独特地提出了股东质询权的法理基础应当是知情权。李建伟在文章《论上市公司股东的质询权及其行使》中提出了股东质询权属于股东知情权,依托于但又不限于股东表决权。同时,张凝在《股东大会会议体制下的股东质询权——日本董事等说明义务制度的理论借鉴》提出了不同意见,她认为股东质询权不是一般意义上的知情权,而是来源于股东大会的会议体功能,其应当属于股东的参与权。

关于股东质询权的行使范围。我国《公司法》将股东质询权的行使范围限制为“公司的经营”,但是对于“公司的经营”具体包含的事项没有进行界定。王旭东在他的博士研究生毕业论文《股东参与权研究》中指出我国股东质询权制度的规定太过简单,应当对董事、监事可以拒绝质询的理由作出规定和建立书面质询制度。钱玉林结合《德国股份法》的规定,在他的文章《论股东的质询权》中指出,股东质询权行使范围应当界定为“与股东大会会议有关”且应当作限制解释,股东的质询应与会议目的事项有关。李建伟进一步指出对质询事项是否与会议目的有关不能以质询股东的动机和主观判断为标准,而应当由会议目的事项的客观需要性所决定。

关于股东质询权制度的司法救济。刘俊海在他的著作《新公司法的制度创新:立法争点与解释难点》创新地提出了当董事和监事无正当理论拒绝答复时,股东可以请求法院介入甚至可以请求法院责令股东大会休会,直至董事和监事履行答复义务。丁勇在文章《公司决议瑕疵诉讼中的股东知情权瑕疵研究》中,认为股东知情权由查阅权和质询权两个层面构成,并在此基础上提出了应将公司决议瑕疵诉讼中的瑕疵范围扩展至股东知情权瑕疵。蒋学跃在《股东质询权刍议》一文中赞成董事等无正当理由拒绝回应质询事项,股东可以以违反程序主张撤销股东大会决议,同时提出如果董事等没有适当履行说明义务还会给公司带来损害,理应对公司承担赔偿责任。刘俊海在著作《现代公司法》中认为董事、监事对股东的质询拒绝或怠于说明或说明的不充分将造成公司决议表决程序的瑕疵,股东可以请求法院予以撤销。

国内外学者还对股东质询权的其他内容进行了深层次的研究。Michael C.Jensen, William H.Meckling 在文章 Theory of the Firm:Managerial Behavior Agency Costs and Ownership Structure 提出公司股东与公司管理人员之间的利益冲突主要是由于公司管理者滥用职权损害公司及公司股东利益所导致的。Randall S. Thomas 在文章 Improving Shareholder Monitoring and Corporate Management by Expanding Statutory Access to Information 中认为,随着公司规模和复杂性增加,股东人数也逐渐增加。由于股东不参与公司日常经营管理,无法获取公司的有效信息。于是,股东希望能够通过法律的途径获取公司信息。张凝在著作《日本股东大会制度的立法、理论与实践》中对日本的股东质询权制度进行介绍,并且就董事等说明义务进行了分析。范建、王建文在所著《公司法》中提出股东质询权是股份有限公司股东特有的权利。李建伟在《论股东知情权的权利结构及其立法命题》中将股东质询权的行使时间和场合进行了区分,有限责任公司股东不受时间和场合的限制,而股份有限公司的股东只能在股东大会上行使。

上述学者的研究对促进我国股东质询权制度的发展具有重要的参考价值,为完善我国股东质询权制度提供了重要的理论资料。因此,笔者希望通过梳理众多学者的观点,从中带来启发,结合自身理解,为完善我国股东质询权制度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

 

1.4 研究方法 

本文主要采用比较研究法、历史研究法和文献研究法。

第一、比较研究法。本文通过对国外股东质询权制度相对完善的国家的立法进行研究,结合我国立法实践,探寻我国股东质询权制度的不足之处并且提出了具有针对性的完善建议。

第二、历史研究法。本文通过对国内外学者著作进行研究,分析股东质询权制度的产生、发展,同时结合国外股东质询权制度的立法进程,探寻《公司法》应该如何借鉴国外先进的立法经验,以及如何完善我国股东质询权制度。

第三、文献研究法。本文通过对现有股东质询权基本理论和对我国股东质询权制度提出完善经验的文章进行梳理和分析,在此基础上进行研究并提出了自己的一些见解。

 

1.5 论文结构安排 

本文主要用六章对股东质询权制度进行研究和分析。本文第一章为引言。主要包含问题的提出、研究背景和意义、文献综述和研究方法,最后对论文的具体结构安排进行了初步介绍。

本文第二章是股东质询权的法律界定。通过对学者关于股东质询权的定义进行梳理,结合《公司法》关于股东质询权的具体规定对股东质询权的概念进行了探讨。紧接着对 股东质询权的性质进行分析,得出股东质询权宜界定为固有权、单独股东权和共益权。在此基础上,分析和总结股东质询权对于保护中小股东权益、提高股东(大)会地位和 完善公司治理方面的意义。同时,对于我国股东质询权制度的立法进程和发展进行了梳 理和分析。

本文第三章对股东质询权的权利主体进行介绍。通过分析我国《公司法》有关股东质询权的现有规定,结合实践中常见的具有特殊身份的“股东”,围绕股东质询权一般权利主体和特殊权利主体进行研究,最后结合上文的分析,探讨我国股东质询权制度在权利主体方面存在的问题和不足。

本文第四章主要研究股东该如何行使股东质询权的问题。借鉴国外股东质询权制度相对比较完善的国家关于股东质询权制度的具体规定,结合我国的相关理论,对股东质询权的具体细节进行研究和总结,并探讨和分析了我国股东质询权在行使场合、方式、范围和边界等内容上存在的问题和不足。

本文第五章主要讨论股东质询权的救济制度。主要针对股东质询权的司法救济制度进行分析。通过借鉴德国等国家的规定,发现我国股东质询权制度在司法救济层面的不足之处,并且总结出股东可以向法院提出撤销股东(大)会决议之诉、损害赔偿之诉和强制质询之诉以保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本文第六章在前五章的基础上,结合我国立法现状和我国股东质询权制度的不足之处,提出具体的完善建议。


第 2 章 股东质询权的法律界定 

 

2.1 股东质询权的定义 

    现代公司为了提高公司经营效率、追求高额的经济收益,雇佣专业的管理团队来经营公司,公司的中小股东已经不直接参与公司日常经营,这种现象直接产生了“信息不对称”的严重后果,公司大量的信息都由经营者所掌握,而作为公司投资者的股东获得的信息却寥寥无几,这不利于保护股东尤其是中小股东的权益,更不利于保护公司的合法权益。只有满足公司股东尤其是中小股东对公司信息的需求,才能从根本上切实保护公司及公司股东的利益,而股东质询权就是法律为了保障股东获取信息的权力而设置的重要途径。

关于股东质询权的定义我国法律未作出详细说明,只是在学者所著的书籍和文章中出现。范建、王建文在其所著《公司法》中指出“股东质询权是股东针对公司经营行为存在疑问或者公司存在经营不善的情形而提出”。[1]蒋学跃在《股东质询权刍议》中指出“股东质询权是从程序上保障股东参与股东大会,也是为了避免股东与公司管理人员之 间存在信息不对称而设置的权力”。[2]刘俊海在《现代公司法(第三版)》中写明“股东 质询权是指股东请求董事会或监事会就议案中的有关问题进行说明、解释与澄清的机会。

质询在《汉语大辞典》中被解释为质疑询问之意①。《日本公司法》第 314 条专门规定了,董事、监事等人员应当就股东在股东大会上询问的事项予以说明。②《德国股份法》第 131 条规定了,股东只能要求董事会就股东大会讨论的事项和内容做出解释和说

明。③我国《公司法》第 150 条规定了股东质询权涵括股东就某些事项向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提出质询的权利,及要求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就股东提出的质询事项进行合理解释说明的权利。④故在分析股东质询权的定义时应当考虑到以下三点:第一、股东质询权具有强制性。质询权从字面可以解释为有提出质疑询问的权利,但是为了体现立法者设立股东质询权制度的价值和意义,我们不能简单的以质疑询问来理解股东质询权。一方面,股东质询权作为股东的一项权利,其内容不仅仅包含股东可以向特定主体提出质疑和询问,还包含该主体对质询内容必须做出合理的解释和说明的义务;另一方面,股东质询权由法律规定,公司不得以章程或者股东(大)会决议等方式剥夺或者限制股东的该项权利,剥夺或者限制股东行使股东质询权的内容都会因为违反法律明确的规定而无效。第二、股东质询权的行使主体平等。股东质询权是保障股东尤其是中小股东获取公司信息的权利,为了更好地保护这些处于弱势地位的股东行使权利,任何一个股东在行使质询权时都享有平等的地位,公司的经营者不应区别对待。第三、股东质询权行使范围和场合有限。尽管在现代公司治理体制下,公司大量信息由公司经营者掌握,法律为了保护处在获取信息劣势地位的股东赋予了其股东质询权,但是一味地强调权利也不是法律所倡导的,不对股东质询权加以限制,会导致部分股东滥用质询权,影响公司正常运转。对股东质询权的行使范围和场合加以限制,即能保障股东充分获取公司信息,又能减少股东滥用质询权的现象,从而保障公司正常的运转。因此,结合以上分析及我国现行《公司法》的相关规定,笔者尝试对股东质询权作出如下定义:在股东(大)会召开期间,依照规定的程序就特定事项向公司的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提出询问并且要求公司的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对询问事项进行合理解释和说明的权利。

 

2.2 股东质询权的性质 

 

2.2.1 股东质询权是共益权 

共益权与自益权是一对相对的概念,但是实际上自益权与共益权并不是绝对对立分裂的,它们相辅相成构成一套有机统一的股东权体系。在实践中,无论是股东行使自益权还是共益权都有可能间接地使其他股东获得收益,但是自益权是以维护自己的利益为出发点,而共益权却是需要兼顾公司的利益。因此,区分自益权和共益权,就需要从行使权利的出发点来考量。

股东质询权是公司股东依法要求公司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就特定事项进行合理解释和说明的权利,其目的在于通过获取充分的公司相关的信息之后,公司股东能积极参与公司的管理,作出正确的决策;同时,在解决信息不对称的问题之后,可以监督公司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尽到维护公司股东的利益、保护公司合法权益的义务。因此,股东行使质询权并不是单纯为了获取财产性利益而是为了积极参与到公司管理和监督公司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的过程中,促进了公司的正常运转,维护了公司和其他股东的利益,具有明显的共益性的特征。

 

2.2.2 股东质询权是单独股东权 

单独股东权是指不需要股东达到一定的持股比例和持股时间,仅持有一股也可以行使的权利。与单独股东权相对应的是少数股东权,少数股东权是指持有股份到达一定比例的股东才能行使的权利,这里的股东即可以是单个股东持有股份到达一定的比例也可以是数个股东持有的股份之和达到一定的比例。共益权是股东参与公司管理和监督的权利,从保护股东的权益的角度考虑,将共益权归纳于单独股东权更有利于保护股东和公司的利益。但是,将共益权归纳于单独股东权的出发点是美好的,却无法阻止个别居心不良的股东滥用股东权利,给公司正常经营活动带来负面影响,损害公司和其他股东的权益。因此,很多国家都将一部分共益权规定成少数股东权,通过规定行使该项股东权需满足一定持股比例,以减少股东滥用权利的现象发生。

股东质询权属于单独股东权还是少数股东权,学者们存在着大量的争议。我国大多数的学者都将股东质询权归为单独股东权,但是还有部分学者认为将股东质询权归为单独股东权会使某些心存恶意的股东滥用自己的权利,影响公司经营效率。[4]德国作为股东质询权制度相对比较完善的国家,其法律最终将股东质询权确立为单独股东权。德国立法委对 1930 年的股份法草案进行修正时,将股东质询权修改为少数股东权,在讨论这一草案时,遭遇了绝大多数人的强烈反对,在经历了数年的酝酿后,德国最终于 1937年正式颁布了《德国股份法》,将股东质询权规定为单独股东权。[5] 

我国学界对股东质询权属于单独股东权还是少数股东权争议的核心在于寻找减少股东滥用权利的可能性和最大化保护股东权益这两种利益冲突之间的平衡。一方面,股东频繁行使权力将会严重影响公司的决策效率和正常运转,甚至可能成为个别股东损害公司和其他股东权益的工具。另一方面,为股东行使质询权增加持股数额的限制,会加大中小股东行使质询权的难度,不利于股东尤其是中小股东获取公司信息,更不利于保护公司和中小股东的利益。笔者认为股东质询权应当确定为单独股东权,不论持有股份的数量和时间都可以行使该权利。“阳光是最好的防腐剂”,公司股东通过质询权获取充分的信息之后,才能有效地参与到公司经营过程中,才能更好地监督公司经营者。同时,构建一种权利制度,不可能依靠一项基本属性就能弥补所有漏洞,股东监督权亦是如此,为了防止股东滥用质询权产生的负面影响,笔者认为可以通过规定股东质询权的行使方式、时间场合、范围与边界等内容来完善股东质询权制度。这样即可以满足中小股东获取公司信息的需求,参与公司经营以及监督公司经营者的愿望,又能防止个别股东滥用质询权带来的负面影响。

 

2.2.3 股东质询权是固有权 

固有权是指未经股东同意,不得以章程或公司决议剥夺或限制的权利。非固有权是指可以由公司章程或公司决议剥夺或限制的权利。[6]在学界,股东质询权是固有权,没有太多争议。股东质询权是由法律明确规定,基于股东资格而存在的一项股东权,因此只要经依法出资成为公司合法的股东,就当然享有股东质询权。公司在未经股东同意的情况下,不得以章程或决议的方式阻止股东行使质询权。

综上,笔者认为,无论是从股东质询权的设立目的和意义出发,还是从完善公司治理体系出发,将股东质询权界定为共益权、单独股东权和固有权更有利于保护处于劣势信息地位的股东的合法权益,充分发挥股东对公司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的监督作用,促进公司治理水平的提升以及保障公司正常运转。


2.3 股东质询权的功能 

现代公司在所有权和经营权分离的模式下,对专业经营者的依赖性越来越强,公司股东除了重大经营事项和重要人事任免上做出决策,参与公司治理的方式大多是通过股东的监督权利实现的。然而,在公司的权力越来越向董事会集中的情况下,公司的股东尤其是公司中小股东获取公司经营信息的难度越来越大,公司中小股东无法从公司获取充分的信息,很难对公司经营者进行有效的监督,做出正确的决策就更无从谈起了。因此,为了解决公司中小股东与经营者之间的“信息不对称”问题,法律规定股东质询权就十分有必要了。中小股东通过行使质询权,可以在充分了解公司经营信息的基础上,依据自己真实的意思行使表决权,提高了公司重要经营事项决策和重要人事任免的科学性和合理性,避免了公司中小股东因为获取信息不充分而盲目投票的现象。公司中小股东在充分获取公司信息之后,可以对公司经营者进行有效地、及时地、充分地监督,减少公司经营者损害公司和股东利益的现象,更好地保护公司和全体股东的利益。

 

2.3.1 提高中小股东监督作用 

控股股东和大股东享有多数的表决权,对公司重大经营事项和人事安排有重要甚至是决定性作用,他们可以通过对公司的控制力影响公司内部决策、获取公司信息,无需依靠股东质询权。实践中,中小股东持有股权数额小且分散,对公司重大事项和人事安排不能起到决定性作用,公司经营者往往对他们获取公司信息的要求敷衍了事甚至完全不予理会,这就使得中小股东无法对公司经营者进行有效监督,也就无法及时保护自己的权益。中小股东之所以陷入如此尴尬的境地,究其原因在于中小股东无法获取充足的公司信息。

股东质询权可以满足中小股东获取必要的公司信息的需求,减少“信息不对称”的现象产生。因此,股东质询权对于中小股东提高监督作用,保护中小股东权益具有积极意义。一方面,“阳光是最好的防腐剂”,中小股东在没有获得充足的信息之前,难以对公司经营者进行及时、有效地监督,而法律赋予中小股东质询权之后,中小股东可以通过行使质询权将公司信息曝光在广大股东面前,使公司的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受到股东的严格监督,防止他们做出背叛广大股东的事情。另一方面,中小股东可以通过行使质询权,获取充足的信息,打破公司大股东与公司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垄断公司信息的局面,一旦公司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做出不利于甚至损害公司和自己利益的事情,中小股东可以通过行使表决权、提起股东代表诉讼等方式维护自己和公司的权益。 

 

2.3.2 保障股东充分行使表决权 

股东(大)会是公司的权力机关,是股东参与公司经营与管理的重要方式,但是实际情况是,中小股东常常被排除在公司管理之外,股东(大)会成为控股股东、大股东主导的一场表演。[7]中小股东获取不到充分的信息,对参与公司经营管理采取消极的态度,不是放弃参加股东(大)会,就是不假思索盲目投票,导致股东(大)会逐步偏离制度设计的初衷。[8]股东通过行使质询权能够减少这种异常现象。一方面,股东质询权从制度上赋予了中小股东有效获取公司信息的途径,中小股东可以在表决前充分了解议题的基本信息,从而提高了中小股东参与公司经营管理的热情。另一方面,股东通过行使质询权,可以在股东(大)会上及时对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进行询问,有效地对公司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进行监督。这对于提高股东(大)会作用,减少公司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侵害公司和股东利益现象发生,具有重大意义。

股东充分行使表决权的前提是具有充足的与议案相关的信息,如果股东在表决之前没有获取充足的信息,就无法依自己真实的意志进行表决。法律赋予股东质询权,可以让股东在投票表决之前充分了解议案的相关信息,结合实际情况以及对议案的分析,做出符合自己利益的决定,从而减少盲目投票或者跟风投票的现象。

 

2.3.3 提高公司管理透明度 

公司的信息几乎都由公司经营者掌握,作为公司的股东却难以获得公司相关信息,这就给公司经营者谋取私利,损害公司和公司股东利益创造了条件。提高公司管理透明度,使公司经营者受到股东的有效监督,才能敦促公司经营者尽到忠实、勤勉义务,避免经营者做出损害公司和公司股东利益的事情。

公司正常运转依靠股东与公司经营者各司其事,紧密配合。现实情况是,公司信息被经营者控制,股东无法获得足够的信息,导致公司管理透明度不够、股东(大)会的职权被弱化,最终会严重影响公司正常运转。股东通过行使质询权,获取公司信息,打破公司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垄断公司信息的局面,提高公司管理透明度。同时,法律赋予股东质询权可以提升股东参与公司管理的积极性,增强股东对公司的控制力,使股东更好地督促公司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按照股东的意思管理公司。这样,公司才能吸收股东充满智慧的意见,提升股东(大)会在公司治理过程中的作用,从而更好地保护股东的权益,保障公司的正常运转。

 

2.4 我国股东质询权的立法现状 

我国 1993 年《公司法》第 110 条规定了股份有限公司的股东可以对公司的经营提

出质询。①虽然 1993 年通过的《公司法》创新性地规定股东可以对公司提出质询,但是这里的股东只限于股份有限公司且对质询对象没有进一步明确。1999 年对《公司法》第一次修正和 2004 年的第二次修正都没有对股东质询权作出修改,沿用的都是 1993 年《公司法》第 110 条的规定。关于股东质询权的规定有重大突破是在 2005 年,2005 年修订的《公司法》将股东质询权的规定扩充到了第 98 条①和第 151 条②两条规定。其中第 98 条关于股东质询权的内容继续沿用了 1993 年《公司法》第 110 条的规定③,但是第 151 条不仅规定了有限责任公司股东也可以行使质询权,而且对于股东质询权的行使场所、时间和对象进行了明确规定。④遗憾的是,时隔多年,2013 年新修正的《公司法》对股东质询权没有作出修改,仍然沿用 2005 年的规定。⑤ 

除了《公司法》对股东的质询权作出了规定,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针对股份有限公司中的非上市公众公司和上市公司的股东质询权也作出了规定。2013 年修订的《非上市公众公司监督管理办法》规定,股东大会的提案审议应当保障股东的质询权。⑥同时,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 2013 公布的《非上市公众公司监管指引第 3 号——章程必备条款》规定,公司章程应当有保障股东行使质询权的内容。⑦2016 年修订的《上市公司股东大会规则》第 29 条规定,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应当对股东在股东大会

上作出的质询进行解释说明;第 41 条规定,股东大会会议记录应当记载股东的质询以及答复内容。⑧同时。《上市公司章程指引》还规定了,股东有对公司的经营提出质询的权利。⑨可以看出,即使在股东数量众多的非上市公众公司和上市公司,证监会颁布的这些规范性文件,对于股东质询权的规定基本上照搬《公司法》的规定,没有作出进一步的规定。

股东质询权在我国的法律法规、部门规章的规定过于简单且属于原则性的规定,仅仅对股东质询权的行使场合、时间和质询对象进行了粗略的规定,而对股东质询权的行使方式、范围和边界却没有作出明确的规定,甚至对于股东质询权受到侵害时如何寻求救济都没有作出规定。这直接导致在股东(大)会召开期间,股东行使质询权无法得到有效保障,使股东质询权无法运用到实践当中,成为空谈。

 

第 3 章 股东质询权的权利主体 

 

3.1 一般主体 

股东质询权是共益权、固有权,在以德国为代表的国家为了保护中小股东的利益,将股东质询权规定为单独股东权,故任何一个持有公司股份的股东都享有质询权,不论持有股份的多寡、持有股份时间的长短。如《德国股份法》第 131 条规定了,股东可以在股东大会召开期间向董事会提出质询。①《日本公司法》第 314 条专门规定了在股东大会上,董事、监事等人员应当就股东提出的质询事项予以解释和说明。②可以看出德国和日本没有对股东质询权行使主体做出额外限制,只要是公司合法的股东都可以行使股东质询权。

我国《公司法》第 150 条第 1 款规定了,经股东(大)会要求,公司的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应当接受股东的质询。③虽然该条是从质询对象义务的角度进行规定,而非从股东权利的角度对股东质询权进行了规定,但是从“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要求”及“接受股东的质询”可以看出我国法律并不要求股东持股数额和时间,也就是将股东质询权的行使主体规定为“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和“股份有限公司的股东”。

 

3.2 特殊主体 

《公司法》对股东质询权的一般权利主体进行了界定,实践中不会产生较大争议,但是对于因故无法出席股东(大)会的股东、已质押股权的股东、隐名股东、优先股股东等特殊身份的“股东”能否或如何行使股东质询权却没有清晰的规定,而在现代日益复杂的公司结构中,特殊身份的“股东”更容易引起纠纷,损害公司及股东的利益。因此,为了维护公司正常运行、保护公司及公司全体股东的合法权益,应当对具有特殊身份的“股东”能否或如何行使质询权加以明确。笔者将通过结合股东质询权的概念、性质和功能对以下几种具有特殊身份的“股东”是否属于质询权的行使主体进行分析和说明。


热门论文:


论根本违约下的合同解除问题——以徐某与潘某股权转让纠纷案为例


如代写法学毕业论文


代写法学毕业论文答辩前如何跟导师进行沟通


论文资源 | 期刊资源 | 论文模板资源 | 论文代写技巧 | 站内资讯 | 代写论文交易流程 | 代写论文业务范围 | 联系我们 |
收缩
  • 电话咨询

  • 13838208225
  • 13503820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