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BA论文代写|MPA论文代写|工程硕士论文|经济管理论文|国际贸易论文代写|医学护理论文|文学论文|项目管理论文|建筑工程论文|教育教学论文|农业推广论文|法学论文代写|体育论文|工商管理论文|公共管理论文|艺术论文|会计论文|环境论文|计算机论文代写|财务管理论文|物流管理论文|新闻传播论文|应用文类市场营销论文|人力资源论文代写|心理学论文|化工论文|机械论文代写|石油工程论文代写|水利工程|哲学论文|英语论文|电气工程论文|对外汉语论文|金融学论文思政论文|通信工程论文代写

天天论文代写网可提供代写毕业论文,代写职称论文,代写硕士论文,代写代发表等服务

在线客服

于老师 点击这里给我发送消息 177872916
电 话:13838208225
王老师 点击这里给我发送消息 177872915
电 话:13503820014
当前位置:首页 > 论文资源 > 代写法学论文
代写法学论文
公司增资过程中股东优先认购权的行使与救济
作者:黄志娟 日期:2018/7/23 11:03:13 点击:

摘 要

股东优先认购权是公司增资过程中股东的一项重要权利,本文结合A公司、蒋某诉B公司增资纠纷一案,围绕其争议焦点:案涉股东会增资决议、入股协议书、确认公司股权构成合法有效的决议三者是否有效展开论述,梳理了现行法律对股东优先认购权制度的相关规定及司法实践中法院对该类案例的不同适用标准,深入研究了股东优先认购权的行使方式、救济途径等内容,讨论了小股东权益保护与资本多数决原则的平衡机制、股东与善意第三人权益保护的平衡机制等内容,认为我国应在现有法律的基础上明确股东优先认购权的性质,从而进一步确定其行使期间,并对其损害赔偿诉讼予以完善。本文旨在对股东优先认购权制度的完善提出自己的一些看法和建议, 以期为司法实践中解决该类纠纷提供相应的理论支撑和实践指导,进一步维 护市场经济秩序的稳定。

关键字:法律硕士论文、股东优先认购权、股东会决议行使期间、救济途径

公司增资过程中股东优先认购权的行使与救济

Abstract

It is important for shareholders to have the preemptive right in the process of increasing the capital of the company. Combining with the case of company A and Jiang v. company B, this paper discusses whether the resolution of capital increase of shareholders?meetings, the agreement of share purchase and the resolution of the confirmation of the legal and effective ownership structure of the company, are effective or not; teases out the relevant laws and regulations on the preemptive right of shareholders and the different applicable standards of the court in judicial practice; studies the approach of exercising the preemptive right of shareholders and remedies of this right; and discusses the balancing mechanism between the protection of the rights and the interest of the minority shareholders, and the protection of the right of between shareholders and the right of the third party in good faith. The purpose of this paper is to put forward some objective opinions and suggestions on the perfection of shareholders5 preemptive right system so as to provide the theoretical support and practical guidance for solving such cases in judicial practice and further retain the stability of the order of the market economy.

Key words: preemptive right of Shareholders; resolution of shareholders* meeting; period the exercise; means of relief

目 录

绪论1

(一) 研究目的和意义 1

(二) 研究方法 2

(三) 难点或仓丨Jff点 3

一、 案情简介与争议焦点 5

(一) 案情简介 5

(二) 争议焦点 7

1、 案涉股东会增资协议是否有效 7

2、 案涉入股协议书是否有效 8

3、 案涉确认公司股权构成合法有效的决议是否有效 9

二、 案例评析 11

(一) 案涉股东会增资决议应属部分无效 11

1、 股东优先认购权的性质 11

2、 小股东权益保护与公司资本多数决原则的平衡 13

(二) 案涉入股协议书应属有效 15

(二)案涉确认公司股权构成合法有效的决议应属有效 17

1、 股东优先认购权行使方式的相关理论 17

2、 A公司、蒋某的股东优先认购权行使期间己过 18

3、 陈某某认购新增股本的56%最终全部有效 19

三、 思考与建议 21

(一) 明确股东优先认购权的行使方式 21

1、 明确股东优先认购权的性质 21

2、 明确股东优先认购权的行使期间 22

(二) 完善股东优先认购权的救济途径 24

1、 明确救济途径的理由 24

2、 救济途径的立法建议 25

会吉 i吾 28

致 i射 29

参考文献 30

附录 33

绪 论

(一)研究目的和意义

近几年来,因公司所涉股权价值快速上涨引起的以侵犯公司增资 过程中股东优先认购权为由起诉至法院请求确认股东会增资决议或 入股协议书无效、主张行使股东优先认购权的纠纷案例源源不断。而 股东会增资决议的无效或撤销可能会造成公司股权交易秩序的混乱, 使本已趋于稳定的相关民事法律关系处于不确定的状态,此种情况下 若要实现股东权益则可能会造成对案涉第三人乃至公司利益的减损。 经过资料收集发现已有部分学者及审判实务人员对此类纠纷中存在 的问题进行了探讨,并提出了相关对策,但专门探讨股东优先认购权 制度的著作和学术论文并不多。

在立法方面,由于我国对股东优先认购权制度的构建并不完善, 仅有现行《公司法》第二十四条、第一百二十二条、最尚人民法院关 于适用《中华人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三)第十六条、《上 市公司证券发行管理办法》第十二条、第四十一条中对其有所涉及。 2017年9月1日起施行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共和国公 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四)(以下简称“《<公司法>司法解释四》”) 中也仅仅对向股东以外的第三人转让股权时的股东优先购买权做出 了相应的细化规定,但对公司增资时的股东优先认购权并没有予以细 化。随着我国经济的不断发展导致此类纠纷案例的频发,司法实践中 遇到了许多新的问题,但因现行法律针对公司增资过程中的股东优先 认购权仅于第三十四条予以了确认,并无具体的制度设计,司法实践 中针对该类纠纷缺乏统一的认定标准,没有相应法律支撑,法院往往 会在其自由裁量权范围内参照不同的法律条文,做出不一样的认定, 不同的判决结果必将有损法律权威且不易得到公众的一致认可,难以 解决司法实践中出现的实际问题。现行法律规定己经体现出了 一定的 滞后性,无法满足司法实践中对此类纠纷案例的处理,不利于公司的长期健康发展及相关商事法律关系的稳定。

股东在其实缴出资比例范围内享有的股东优先认购权已经《公司 法》第三十四条予以了确认,在司法实践中也得到各级法院的一致认 可,但对其行使方式、救济途径现行法律并未给予相关的规定,所以 在司法实践中的运用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各级法院在认定股东是否恰 当行使股东优先认购权的标准上因立法不明确而存有很大分歧,相关 理论对此也涉及较少,从行使方式上来讲,股东优先认购权是一个司 法实践多于理论研究的领域。这种现象不仅不利于司法实践中对此类 案例的审理,长期以往将会不利于公司的长期健康发展乃至对整个市 场经济秩序的稳定产生不利影响,故对股东优先认购权制度的研究具 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本文通过对选取的增资纠纷一案进行深入研究,提出了对股东优 先认购权制度完善的相关看法和建议。首先,有助于建立和健全对中 小股东、善意第三人的权益保护机制,为实现司法公平、公正提供相 关理论支持,有助于使公司法体系更加科学化。再者,研究股东优先 认购权的性质、行使期间及救济途径,能为具体的司法实践解决该类 案例提供相应的理论支撑和实践指导。高效、合理的法律规定才更有 利于公司的长期健康有序发展,进一步稳定市场经济秩序,笔者希望 通过本文对股东优先认购权的分析与研究,提出对司法实践中解决该 类纠纷案例和立法方面的一些看法和建议,期待能在学术层面引起大 家的关注,从而得到立法机关对该制度的重视,进一步解决司法实践 中的问题,弥补现有法律的滞后性。

(二)研究方法

本文从一个争议较大的增资纠纷案例入手,对案涉争议焦点进行 详细的阐述与分析,对股东优先认购权进行了深入的研究,从理论层 面、实务层面分别展开论述,对其制度的完善提出了自己的看法和建议。

本文开展上述研究主要采取了以下几种研究方法:一是文献研究 法,在研究本课题的过程中,围绕本课题所涉争议焦点、研究内容、 类似案例,通过全面收集相关法律、法规、司法解释以及其他相关文 献,熟练了解并掌握与此相关的法律之间的适用和解释,为分析该类 案例提供相应的理论支撑。在进行文献调查的基础上,深入了解了此 类案例涉及的相关理论的研究现状,分析现有研究的成果与不足,结 合司法实践中法院对此类案例的不同处理意见,明确本文进一步研究 的切入点。二是案例分析法。通过对选取案例的深入分析,寻找引发 该类纠纷案例的现实背景,并通过收集整理司法实践中的类似案例, 进行对比分析,总结此类案例主要反应出的争议问题,明确本文需要 解决的问题。三是经验总结法。向实践经验丰富的导师、律师、法官 咨询意见,听取不同看法;并与同学相互交流分享不同观点,讨论本 案涉及到的相关法律知识,选取对本文写作具有参考价值的观点和建 议,予以分析。

(三)难点或创新点

随着我国经济的快速发展,司法实践中涉及股东优先认购权的案 例数量显著增加,因立法制度的不完善,导致判决结果不一,不仅不 利于公司长期健康发展,也不利于市场经济秩序的稳定。在具体的司 法实践中,股东优先认购权出现认定难和适用难的问题,其主要原因 就在于法律依据和认定标准的缺失,导致了司法人员在其自由裁量权 范围内对倾向于保护股东的权益还是公司利益、善意第三人的权益拥 有自己不同的观点,选择参照适用不同的法律条文,从而导致判决处 理结论的不一致,有损法律权威与公信力。本文的难点在于:B公司 通过的股东会增资决议因侵犯了蒋某、A公司的股东优先认购权而部 分无效与B公司与第三人陈某针对该部分新增股本签订的入股协议 书有效是否相矛盾?但该争议焦点随着《〈公司法〉司法解释四》的正 式施行得以解决,该司法解释第六条规定股东会(股东大会)的决议 被人民法院确认无效时,公司依该决议与善意第三人之间形成的民事 法律关系不受影响®,意味着案涉股东会增资决议的部分无效并不影 « 2017年9月1日起施行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 题的规定(四)第6条。 响据此与善意第三人经协商一致签订的入股协议书有效。但在此种情 况下应优先保护股东A公司、蒋某的股东权益还是优先保护善意第三 人陈某的权益仍是一个值得讨论的问题,因为诉讼的作用在于解决纠 纷,而非仅仅做出法律认定,这是本文的难点。

本文的创新之处在于:深入研究了股东优先认购权的性质认定, 并在此基础上对其行使期间展开详细论述,提出了笔者对该权利的看 法和建议。因为只有对股东优先认购权的性质予以明确后,才能据此 来确定其行使期间、划分双方主体的责任,制定相对完善的制度,对 司法实践中股东优先认购权的行使提供一定有价值的理论支撑和实 践指导,合理解决纠纷。本文从股东优先认购权的性质界定着手,仔 细研宄了所选案例,进一步思考如何合理确定股东优先认购权的行使 期间、完善保护股东权益还是公司利益、善意第三人权益的平衡机制 及其主体的相关责任划分。本文选题具有较大的实践和理论价值,能 为今后处理该类案例提供一定的理论支撑,并对立法方面的制度完善 予以相关建议,弥补法律的滞后性,解决实际纠纷。

一、基本案情与争议焦点

(一)基本案情

被告B公司于2001年成立,2003年12月16日召开股东会,决 议同意吸收陈某为新股东由其出资认购B公司新增总股本的56%。同 月18日,B公司和陈某签订入股协议书,由陈某认购B公司新增总 股本的56%,并于2003年12月25日办理了工商登记。2005年3月 30日,经B公司的申请,陈某所持的全部股份变更登记至C公司名下。

2005年12月,A公司、蒋某向四川省某某市中级人民法院起诉, 请求确认B公司于2003年12月16日通过的同意陈某认购新增股本 的决议无效;确认B公司和陈某签订的入股协议书无效;确认新增总 股本的56%由A公司、蒋某优先认购,并由B公司承担A公司、蒋某 的相应损失。法院经审理后作出一审民事判决书:驳回了 A公司、蒋 某的诉讼请求。

A公司、蒋某不服,向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法院经审 理后作出二审民事判决书:撤销一审民事判决书;B公司通过的同意 陈某认购新增股本的决议无效;B公司和陈某签订的入股协议书无 效;蒋某、A公司享有购买新增总股本的56%的优先权……

A公司、蒋某向工商行政管理局申请变更登记,经审查于2009 年1月7日将新增股本变更登记至A公司、蒋某名下。B公司、C公 司、陈某不服省高院的二审民事判决书,向最高人民法院申请再审。 最筒院于2010年11月8日做出再审民事判决书:撤销一审、二审民 事判决书;B公司于2003年12月16日做出的同意由陈某认购新增 股本的56%的股东会决议中,涉及新增股本的20%部分无效,剩余部 分及决议的其他内容有效。

B公司于2011年1月23日召开股东会,表决通过了确认公司股 权构成合法有效的决议:通报了最高院的判决结果;将B公司的股权 构成恢复至2009年1月7日以前的状态,即恢复C公司持股占总股 本的56%。B公司根据该决议,向工商局申请变更登记,该局审查后 于2011年3月作了变更登记。A公司、蒋某不服工商局于2011年3 月做出的工商行政变更登记,于同年4月向某某市高新区人民法院提 起行政诉讼。该院于同年5月30日做出一审行政裁定认为确认公司 股权构成合法有效的决议合法有效。A公司、蒋某不服裁定,上诉至 某某市中级人民法院,该院于2011年7月27日做出二审行政裁定, 维持了原裁定。

A公司、蒋某对确认公司股权构成合法有效的决议内容有异议, 向某某市尚新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该院经审理做出后诉一审民事判 决书,认为该决议合法有效;同意吸收陈某为新股东由其出资认购B 公司新增总股本的56%中的20%部分转让行为无效;确认A公司、蒋 某对B公司新增股本的20%依法分别享有优先认购权。

A公司、蒋某不服后诉一审判决,上诉至某某市中级人民法院辩 称:一审判决内容与前诉最高院的民事判决书相悖。该院经过审理做 出后诉二审民事判决书:撤销后诉一审民事判决书;陈某与C公司之 间涉及B公司新增股本的20%部分股权转让无效;B公司形成的确认 公司股权构成合法有效的决议中涉及新增股本的20%部分股权由陈 某持有并转让的内容无效。

省人民检察院提出抗诉认为,后诉涉及的是蒋某、A公司请求确 认B公司形成的确认公司股权构成合法有效的决议的效力问题,而最 尚人民法院如诉再审民事判决书涉及的是2003年12月16日同意吸 收陈某为新股东由其出资认购B公司新增总股本的56%的股东会增资 决议的效力。抗诉理由:终审判决认定B公司股东会增资决议中涉及 新增资本的20 %股权由陈某持有无效与最高人民法院生效判决相 悖;陈某将股份转让给C公司的行为符合公司章程和相关法律的规 定。

省尚院接受抗诉认为:最尚人民法院前诉再审民事判决书虽然认 为2003年12月16日B公司形成的股东会增资决议因侵犯了 A公司、 蒋某的股东优先认购权而部分无效,但同时也明确B公司与第三人陈 某签订的入股协议书属于合法有效,及A公司、蒋某主张行使股东优 先认购权已超过合理期间。判决理由是在民商事法律关系中,公司作 为行为主体实施民事法律行为时,其内部行为即使存在瑕疵,但只要 其对外的意思表示行为不存在无效的情形,公司就应受其意思表示行 为的约束,不能因其内部瑕疵对抗善意第三人;对于公司股东超出合 理期间主张行使优先认购权的诉讼请求人民法院不予支持。因此认 为,本案中陈某认购案涉新增股本20%部分的合法性已为最高人民法 院生效判决所认定,加之其后陈某又将案涉股权合法转让给C公司的 事实,确认公司股权构成合法有效的决议内容符合该公司章程规定和 相关法律事实,不违反法律、法规的相关强制性规定,认定合法有效, 维持了后诉一审民事判决。

(二)争议焦点

根据对本案基本案情的分析,可以发现本案主要涉及以下三个争 议焦点:

1、案涉股东会增资决议是否有效

一审法院认为,2003年12月16日形成的同意陈某认购新增股 本的股东会增资决议有效。依据当时生效的1999年《公司法》第三 十九条第二款,该股东会增资决议经过代表三分之二以上表决权股东 认可,符合法定程序,应属有效。按照1999年的《公司法》第三十 三条的规定,在公司增资过程中,股东享有优先认购新增股本的权利, 但该法条并没有对优先认购权的行使期间做出规定,法院选择参照了 近似条款2006年1月1日起施行的《公司法》第七十五条第1、2款 ®,依该条款的90天来认定股东的优先认购权行使期间,原告主张优 先认购权的已超过合理期间,且决议经绝对多数表决通过,因此认定 案涉股东会增资决议合法有效,对其主张行使对新增股本的56%的优 先认购权的诉讼请求,法院不予支持气

二审法院认为,案涉股东会增资决议无效。公司在股东没有放弃 ®《公司法》第75条:对股东会的某项决议持反对意见的股东可以主张按照合理的价 格行使其股东异议回购请求权,股东可以自该决议通过之日起90日内向法院起诉。

 ( 2006 )绵民初字第2号民事判决书。 其优先认购权的情况下,同意由第三人陈某认购新增股本的行为,侵 犯了股东A公司、蒋某的股东优先认购权。二审法院选择参照《民法 通则》对普通诉讼时效的规定2年来认定股东优先认购权的行使期 间,因主张期间未超过2年,因此对A公司、蒋某主张行使对新增股 本的56%的优先认购权的诉讼请求,法院予以支持@。

再审法院认为,案涉股东会增资决议部分无效。该院认为股东会 增资决议侵犯了 A公司、蒋某对各自的实缴出资比例范围内的股东优 先认购权,属于违反法律规定的情形,依据《公司法》第22条的规 定,新增股本中的20%部分因侵犯了 A公司、蒋某的股东优先认购权 而无效,剩余部分应属有效。再审法院认为优先认购权应当在合理的 期间内行使,并且因商事法律行为较民事法律行为更为严格,该权利 的行使期间应当在1年之内行使较为合适,法院认定本案中A公司、 蒋某主张优先认购权己超过合理期间,故对A公司、蒋某的诉讼请求 不予支持气

2、案涉入股协议书是否有效

一审法院认为,案涉入股协议书有效。该院认为争议焦点一中的 股东会增资决议经股东会以绝对多数表决通过,属合法有效,而入股 协议书的签订是以该股东会决议内容为基础,符合双方意思自治,且 没有违反法律强制性规定的情形,因此认定其有效气

二审法院认为,案涉入股协议书无效。该院认为B公司在股东A 公司、蒋某没有放弃其股东优先认购权的情况下,即与陈某签订入股 协议书,并协助办理工商变更登记的行为侵犯了股东A公司、蒋某的 股东优先认购权,依据《民法通则》关于违反法律的民事行为无效的 规定®,认定该协议书无效®。

再审法院认为,案涉入股协议书有效。该院认为案涉入股协议书 属于公司与善意第三人签订的合同,应当适用合同法对合同是否有效的相关规定来判断该入股协议书是否有效。依据合同效力的判断标 准,该协议意思表示合法真实、主体适格、没有违反法律强制性规定, 符合合同构成的有效要件并无其他效力瑕疵,且合同相对方陈某己按 协议约定支付了相应的股本对价,再审法院认定其合法有效®。

3、案涉确认公司股权构成合法有效的决议是否有效

本案后诉一审法院认为,2011年1月23日,B公司根据前诉终 审民事判决经绝对多数表决权的股东表决通过了确认公司股权构成 合法有效的决议,在此决议中将B公司的股权构成恢复至C公司持股 占总股本的56%。依据《公司法》第四十三条第2款的规定@,本案 中,确认公司股权构成合法有效的决议经代表股权绝对多数的股东表 决通过,符合法定程序,不存在违反法律等强制性规定的情形,且该 决议是在前诉终审判决确认A公司、蒋某对B公司新增资本优先认购 权己过合理请求期间的情况下做出的,因此认定该决议合法、有效@。

本案后诉二审法院认为,B公司在确认公司股权构成合法有效的 决议中确认:陈某于2003年12月25日已经依约出资认购了包括20% 在内的B公司新增股本,并办理了公司变更登记,确认陈某认购并持 有包括上述20%部分在内的新增股本;同时依据陈某在其后赠与和转 让共计占总股本的56%给C公司,确认C公司持有股份合法、有效。 但上述决议内容与最高人民法院前诉终审民事判决第二项:B公司 2003年12月16日做出的同意由陈某认购B公司占新增总股本的56% 的股东会增资决议中,涉及新增股本的20%的部分无效,两者明显冲 突,认定其中涉及A公司、蒋某的20%部分无效。

四川省检察院抗诉认为,后诉系确认公司股权构成合法有效的决 议的效力问题,而后诉二审法院判决认定B公司股东会增资决议中涉 及新增股本的20 %部分股权由陈某认购并持有无效与前诉最高人民 法院的终审判决内容相悖,检察院认为陈某认购并持有新增股本中的20%部分己经经前诉最高人民法院的生效判决确认,后诉二审法院判 决认定的案件事实错误。并且,依据2006年1月1日起施行的《公 司法》第三十五条的相关规定@B公司章程第十四条第一款股东之 间可以相互转让股权的约定,陈某将股份转让给C公司符合B公司章 程且不违反法律法规的规定,陈某与C公司之间涉及新增股本的20% 的股权转让行为属合法有效,后诉二审法院判决陈某与C公司之间涉 B公司2003年12月16日新增股本中的20%部分股权转让行为无 效错误。陈某和C公司的申诉意见与省检察院的抗诉意见一致。另补 充说明,入股协议书合法有效,入股有效,持有和转让当然有效A 公司、蒋某答辩称,公司增资过程中通过表决方式剥夺了其股东优先 认购权,陈某购买该部分股本无效,转让给C公司的行为当然无效。

省尚院接受抗诉认为,最尚人民法院前诉再审民事判决书虽然认 定2003年12月16日B公司内部形成的同意陈某认购新增股本的56% 的股东会增资决议中因部分侵犯了 A公司、蒋某的股东优先认购权而 部分无效,但同时明确了案涉入股协议书合法、有效,以及A公司、 蒋某主张行使股东优先认购权已超过1年的合理期间。因此认定本案 中陈某认购案涉新增股份20%部分的合法性已经由最高人民法院生 效判决所认定,及陈某后又将涉该部份股权合法转让给C公司的事 实,加之该决议经公司绝对多数代表权的股东表决通过,因此认定该 决议符合相关法律事实和该公司章程规定,不违反法律法规的规定, 合法有效气 ® 2006年1月1日起施行的《公司法》第35条:在公司新增股本时,股东有权优先按 照实缴的出资比例认购出资,但也可以约定不按照出资比例认购。

二、案例评析

(一)案涉股东会增资决议应属部分无效

在认定案涉股东会增资决议是否有效时,作者不同意本案前诉一 审、二审法院对此的认定及处理意见,相对的比较赞同前诉再审法院 的认定及处理意见。笔者认为,股东会的增资决议属于在股东没有放 弃其股东优先认购权的情况下对新增股本予以处分,侵犯了股东A 公司、蒋某在其实缴的出资比例范围内对增资股本享有的优先认购 权,但侵权部分与剩余部分可以分开,故应认定为部分无效。理由如 下:

1、股东优先认购权的性质

股东优先认购权实际是指在公司增资过程中的股东优先购买权, 但因其立法目的及意义不同于股东优先购买权,存在一些不同于股东 优先购买权的特殊性,因而称之为股东优先认购权。股东优先认购权 是股东优先购买权的一种,两者均属于先买权的一种,在各国的制度 发展中对先买权拥有其各自独特的立法模式。

对股东优先认购权的性质理论界讨论较少,但因其从本质上属于 股东优先购买权的一种,故讨论其性质可从研究股东优先购买权的性 质着手。但对于股东优先购买权的性质应定义为形成权还是请求权, 在理论界有不同的意见,有些学者认为:应将其定义为形成权,其权 利的行使并不是享有请求相对义务人为一定行为或者不为一定行为, 不具有请求权的基本特征,其性质不应定义为请求权。股东优先购买 权人可以自己单方面的意思表示即与相对义务人产生相应的民事法 律关系,而不需相对义务人同意,符合形成权特征,且将其定义为形 成权能更好地保护优先购买权人的权益®,更符该权利的立法目的。 其中部分学者还认为:因该种权利可以通过股东之间的约定或者公司章程的规定予以排除,其应属于公司法中的特别形成权®。另一部分 学者则认为:其性质应定义为请求权,因股东优先购买权是由法律和 公司章程规定,具有可转让性,仅以权利享有者单方面的意思表示并 不能产生法律效力,不应将其定义为形成权,该权利更多的是符合请 求权的特征@,依其请求而产生相应的民事法律关系。还有少数学者 认为:股东优先购买权应定义为期待权,当成为公司的股东之后就满 足了行使该权利的要件,在对股东外的第三人转让股权时可主张以同 等条件优先购买,对该权利具有期待利益气

笔者认为,股东优先认购权是公司增资过程中的优先购买权,属 于优先购买权的一种,具有很多与股东优先购买权相同的特点,但也 拥有其特殊性。两者都是相对于外部的第三人所享有的优先购买权 利,但股东优先认购权与股东优先购买权的区别也是十分显著的,股 东优先认购权既强调公司的融资效率,与此同时也更侧重保护原股东 的对公司的控制利益,防止在增资过程中其股权被稀释,失去控制权, 从而给公司的决策带来影响,对有限责任公司和股份有限责任公司均 适用;而股东优先购买权更注重的是维护有限责任公司的人和性,保 证公司的长期健康发展,避免破坏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之间原本稳固 的信任与合作关系,仅适用于有限责任公司。

股东优先认购权属于一种在购买上的优先权利,这种优先权利限 制的是对第三人的转让行为,且是在同等转让条件下才能形成的一种 优先权利,在标的数量、转让金额等方面均同等的前提之下才符合其 行使要件。股东优先认购权在法律条文中更倾向于是一种技术性规 定,其存在的目的在于使原股东在公司新增资本的过程中享有优于第 三人接受转让的权利,优先认购权人对该权利可以选择行使也可以放 弃行使,但行使条件应与第三人同等,即股权的取得并不是基于股东 享有股东优先认购权,也不是请求相对义务人为或不为一定行为,而 是基于行使股东优先认购权之后所形成的债权或物权民事法律关系,其更多的具备了形成权的特点,笔者认为,将其性质定义为形成权较 为合理。

综上所述,虽然在法学理论方面,某些法律概念的交界处不可避 免的会存在着模糊地带,但并不能因该模糊地带的存在就否定概念分 类的科学性。本文讨论的股东优先认购权除具有优先购买权的基本特 点外,还有其自己的特殊性,是属于一种处于请求权与形成权之间的 模糊地带下的特殊权利,但具备更多的是形成权的特点,可将其视为 一种特殊的形成权。

2、中小股东权益保护与公司资本多数决原则

在公司决策机制中,资本多数决原则是一个特别重要的决策方 式。所以,无论是公司经营管理过程中还是涉公司案例的法院审理中, 都应当充分保护并尊重该原则的使用,保障公司经营决策的高效运 行。但在司法实践中出现了很多控股股东或者大股东利用其资本优 势,操纵股东会(股东大会)或者董事会,经过资本多数决原则表决 通过相关决议,因该类决议符合法定程序要求,实践中即使中小股东 因自身权益遭受侵害而对决议持有异议也必须服从的情形。股东优先 认购权经公司法予以确认,作为一种法定权利,非经股东同意不可剥 夺,这类决议属于形式上的合法、公平,但事实上却并非如此,其实 质仍是损害了中小股东的合法权益。针对中小股东的股东优先认购权 因资本上存在劣势而在公司决策中被侵害时,现行法律并没有为其提 供适当的方式予以救济。针对这类决议的处理,就涉及小股东利益保 护与资本多数决原则的平衡,在实践中,因缺乏理论及法律依据的支 撑,法院在其自由裁量权范围内对此做出的法律认定往往不一致,导 致判决结果不同。


热门论文:



论文资源 | 期刊资源 | 论文模板资源 | 论文代写技巧 | 站内资讯 | 代写论文交易流程 | 代写论文业务范围 | 联系我们 |
收缩
  • 电话咨询

  • 13838208225
  • 13503820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