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BA论文代写|MPA论文代写|工程硕士论文|经济管理论文|国际贸易论文代写|医学护理论文|文学论文|项目管理论文|建筑工程论文|教育教学论文|农业推广论文|法学论文代写|体育论文|工商管理论文|公共管理论文|艺术论文|会计论文|环境论文|计算机论文代写|财务管理论文|物流管理论文|新闻传播论文|应用文类市场营销论文|人力资源论文代写|心理学论文|化工论文|机械论文代写|石油工程论文代写|水利工程|哲学论文|英语论文|电气工程论文|对外汉语论文|金融学论文思政论文|通信工程论文代写

天天论文代写网可提供代写毕业论文,代写职称论文,代写硕士论文,代写代发表等服务

在线客服

于老师 点击这里给我发送消息 177872916
电 话:13838208225
王老师 点击这里给我发送消息 177872915
电 话:13503820014
当前位置:首页 > 论文资源 > 文学论文代写
文学论文代写
毕业论文—面向未来的文学设问(上)
作者:http://www.365dxlw.com 日期:2017/5/9 9:44:01 点击:

上世纪末以来,随着互联网的兴起,“智能时代”逐渐流行。在此之前,人类业已经历了分别以石器、红铜、青铜、铁器、蒸汽、电气、原子等重大技术成果为标志的时代。这种分期方法既昭显了人类所特有的运用工具制造工具的能力,又突出了新科技在社会生活中所具备的重大意义。今天,将触角伸向方方面面影响我们的移动互联网络正在智能化的浪潮中经历深刻的变革,合体智能、媒体智能和远程智能便是考察上述变革所适用的三种不同角度。在文学领域,它们分别和社会层面创新、产品层面创新、运营层面创新相对应。我们所理解的文学正是由上述三个层面构成的复杂系统。社会层面是文学主体、文学对象和文学中介彼此作用的场域;合体智能表现了人机交互正在深刻地改变我们有关文学创作、文学鉴赏和文学传播等观念;产品层面是文学手段、文学内容和文学本体彼此作用的场域;媒体智能表现了大数据、云计算等前沿技术正在左右着我们有关文学文本、文学作品与文学成果等的看法;运营层面是文学方式、文学环境和文学机制彼此作用的场域;远程智能表现了传感网络、数字地球、遥控机器人等科技突破正引导文学技巧、文学产业与文学规范等要素弃旧图新。将上述三个场域所发生的变化结合起来,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文学走向智能时代的总体趋势。

一 合体智能与文学社会层面创新

20 世纪中叶问世的人工智能最初是沿着开发相对独立于人的智能体的方向发展起来的,不论是符号人工智能或行为人工智能都是如此。其后,网络人工智能通过各种便携终端拉近了与人体的距离,手机的语音识别助手(如苹果手机所安装的Siri)可以为证。随着可穿戴计算的兴起,人工智能不仅越来越贴近生活,而且越来越贴近人体,各种品牌的“拓展现实”眼镜就是如此。当前合体智能研究主要是围绕可穿戴计算、脑机通信和芯片植入等展开的,相关学科有大脑信息学(Brain Informatics)等,具体项目有空间航行的脑机界面、大脑与网络的智能交互、用脑机界面控制基于学习强化的自主机器人系统、表演艺术中通过带脑机界面的适应性虚拟环境增强观众卷入感,等等。业界人士预言:未来人类将与人工智能“合体”。上述发展逐渐波及到文学领域。

(一)如果我的大脑有芯片:主体意义上的合体智能

倘若说文学最初以神话为主要形态、艺术最初与巫术难分彼此的话,那么,灵感的来源可能就是神灵附体,也就是人、神合体;倘若说文学思维最初和图腾崇拜存在密切关系的话,那么,想象的源泉可能就是人、兽合体;倘若说文学理性青睐“其身与竹化,无穷出清新”的话,那么,风格的奥秘可能就是人、物合体;倘若说文学活动包括了设身处地的体验的话,那么,构思的关键可能就是人、人合体。由此看来,合体的观念并非今天才有。在合体的条件下,可能一方将另一方当成自己的传声筒或表现形式(亦即媒体),也可能彼此融合,创造新的生命形态、审美形态或文学形态。

虽然合体的观念源远流长,但新媒体时代所说的“合体”主要是就人机关系而言。如果说古代相关弥补术已经开了人与机械装置合体的先河的话,那么,当前随身携带手机等轻便电子装置的用户已经多达数十亿,心脏植入支架或起搏器的患者数量不菲,像英国里丁大学控制论教授沃里克(Kevin Warwick)、美国新媒体艺术家卡茨(EuduardoKac)那样的激进主义者甚至在体内植入芯片,虽然只是在手臂或脚踝。在大脑植入芯片早已成为流行文化所津津乐道的话题。以科幻电影而论,香港《超级学校霸王》(Super- School Tyrant1993)描写留级生大雄被注射芯片之后拥有超能力。美国《最终剪接》(The Final Cut2004)描写未来社会人一出生就将记忆芯片植入大脑,死后将它取出,即   面向未来的文学设问可剪辑出人生精华片段在丧礼中隆重呈现;《复制娇妻》(The Stepford Wives2004)描写通过植入芯片使女强人完美化(实即温柔化)。在实践中,美国俄亥俄州立大学已经借助在大脑植入芯片使患者伯克哈特(Ian Burkhart)恢复瘫痪肢体的功能。企业家约翰逊(Bryan Johnson)甚至在硅谷创办了Kernel 公司(2016),以求通过可植入装置改进人类大脑的功能。要想实现人机合体的愿望,未必只有将芯片植入大脑这样一种途径,至少外骨骼或智能服装就是另外的选项。尽管如此,实现人脑与网络的无缝连接无疑是增强智能最直截了当的方式。当然,必须防止自己的大脑因此遭到控制、成为丧失独立意志的终端。今天的文学工作者似乎还没有人真正在自己的大脑植入芯片,但迟早将迎来这样的机遇与挑战。

倘若从广义理解“人机合体”的话,如今我们的文学活动已经从多方面受益于它。众所周知的现象是:自从20 世纪中叶作家“换笔”以来,以电脑写作就已经成为许多人的职业习惯。移动互联网络大大方便了作家搜集信息、发布作品,以及和读者互动。在新闻写作领域,许多专题报道已经是软件的产物。在文学创作领域,洋洋洒洒的超级巨著是否纯粹出自人类作家独创,同样是值得考察的问题。那些长期以每日数万字的速度高产的创作奇迹,如果不是有团队支持的话,便可能有智能程序当帮手。假使在大脑植入芯片已经成为某种既安全又有效的开发潜能方式,也许某些文学工作者不会拒绝这样做。在这一意义上,他们将创造真正意义上的电子人文学。

(二)如果阿尔法狗有身体:对象意义上的合体智能

阿尔法狗(AlphaGo)已经以60 连胜的成绩击败了人类最优秀的围棋选手(2017),但它除围棋之外能做些什么,还是有待进一步探讨的问题。既然它是专门为围棋设计的程序,也许在多才多艺方面就没有那么突出的表现。尽管如此,这款程序代表了目前人工智能在特定领域所能达到的最高水平。倘若人工智能研究者用开发阿尔法狗同等的精力和财力来开发文学创作程序,那么,我们很有可能在不远的将来就会看到“阿尔法莎士比亚”或“阿尔法唐家三少”。

即使在现阶段,阿尔法狗已经可以成为文学的描写对象。从它在台面上的骄人战绩,到它在台面下的开发历程,都是颇具魅力的文学题材。即使在现阶段,智能化程度远不及阿尔法狗的写作程序也已经可以成为文学的师法对象。它们或者提供大量可选择的写作模板,或者集成了可观的写作素材,或者用特殊算法打破传统的写作模式,或者通过人机对话使人类作者脑洞大开。即使在现阶段,智能化程度和阿尔法狗大致相当的专家程序同样已经可以成为文学的评判对象,因为它们能够大致理解作品内容,并根据内嵌的美学标准或思想标准做出甄别。

然而,即使在将来,水平远高于阿尔法狗的智能程序要想如同人类那样开展文学活动,还有很长道路要走。其中的关键之一是它必须拥有源于自身需要的文学动机、文学体验、文学目标,这一切的前提是作为上述要素物质承担者的身体。有了身体,才谈得上对世界的真正体验,才谈得上基于情感的喜怒哀乐表现,也才谈得上真正的文学(而不仅仅是某种类似于文学的文本)。在这一意义上,纯粹的“软件人”(自动写作程序)不论智能化程度再高,都无法真正创作和理解我们今天所说的文学作品,因为它们缺乏为身体所决定的体验。至于将身体赋予软件的可能性,那有待相关技术(如3D 生物打印、基因工程之类)的进一步发展,也许还有待于情感计算、生物计算机等领域的突破。

目前,智能程序进入文学领域所带来的挑战之一是观念性的,亦即文学的本质是什么。如果文学只是一种符号系统,那么沿着符号人工智能的方向朝前走就能实现;如果文学只是一种对环境的反应,那么,沿着行为人工智能的方向朝前走就能实现;如果文学只是一种情感共享,那么,沿着网络人工智能+ 情感计算的方向朝前走就能实现。然而,文学远不止是这一些。它还包括我们对世界应当怎样的向往(体现理想的憧憬性)、超越世界现状的想象(体现或然的虚构性),还有走前人所未走过的道路的决心和能力(体现开拓的创造性)。就此而言,智能程序要想成为文学主体,还须付出诸多努力。

(三)如果女神缪斯有科技:中介意义上的合体智能

古代神话中的缪斯是主管文艺的九位女神的总称,在传播学意义上就是把关人。她们自身能歌善舞、富有才华,经常为诸神献演,同时又在各种艺术竞赛中担任裁判,对狂傲的挑战者予以惩罚。在神话时代之后,随着社会分工的细化,文艺批评家成为一种专门性的社会角色,一种自己抱团的社会群体。以此为背景,他们当中的一员宣布“批评是第十个文艺女神。”他就是法国19 世纪的蒙泰居(?mileMontégut)。

文学批评作为一种精神活动,自然是以人的智能为前提而发生的。自文艺复兴以来,人类知识生产以加速度进行,文学生产也是如此。20 世纪中叶以计算机为龙头的信息革命爆发之后,文学生产的效率大为提高,我国网络文学的崛起便是例证。它的更新速度之快、写手队伍规模之大、既有文本数量之多、单体作品篇幅之长,都达到了令人叹为观止的地步。处在这样的历史条件下,任何批评家(甚至批评群体)都已经无法单靠个人努力把握它的发展,不能不依托信息科技或智能化的支持。就此而言,新一代的文学批评家可能从人工智能研究者脱颖而出,新一代文学批评辅助手段可能从人工智能成果中演变而来。

没有生产就没有消费。反过来,没有消费就没有生产。

流通正是作为生产和消费的中介而起作用的。类似的情境也见于文学领域。一方面,没有创作就没有接受;另一方面,没有接受就没有创作。批评正是作为创作和接受的中介而起作用的。未来高度发展的合体智能对于文学批评的意义也许会通过让批评家以化身潜泳于文学海洋中显示出来。超媒体本来就意味着信息可以自由转变形态,将海量文学作品所包含的信息转变成为水世界因此完全是顺理成章的。当今计算机、网络和手机用户已经频繁地使用化身进入信息空间,这意味着他们正朝“多态人”的方向发展。

这种化身势必随着信息科技的突飞猛进而不断完善,功能日益强大。因此,专门为批评家在文学海洋中潜泳而开发化身,未必不可能。如果在这类系统中引入触觉元素(正如当今虚拟现实号称触觉媒体那样),那么,未来的批评家或许有望对文学的“弄潮儿”产生切身体验。希腊神话中的缪斯原本是守护赫利孔山泉水的水仙,未来世界中的批评家作为精灵而在文学海洋中出没,从文脉的角度看不乏相承之处,尽管今天这种设想仍属于科幻。

以上所说的“如果我的大脑有芯片”、“如果阿尔法狗有身体”、“如果女神缪斯有科技”实际上是三个彼此互文见义的假设。它们彼此交相为用,反映了合体智能对文学社会层面所可能产生的影响。文学是人学。因此,文学圈历来以人为主体。不过,人的观念正在信息革命的影响下发生变迁,作为上述三个假设之背景的分别是电子人、软件人和多态人。它们并不是对于人作为实践主体、万物之灵的地位的否定,而是展示了人的能动性的多样化前景。

二 媒体智能与文学产品层面创新

媒体智能是在传统信息监测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它运用数据科技分析在线信息,从中提取有价值的知识或有意义的情报。当前媒体智能的研究课题主要包括:()在社交媒体上开发以合作性为特征的群体智能;()识别用户的媒体偏爱;()强化对各种信息服务、设施和应用的参数管理;()从对话的角度开发智能多媒体界面技术,为印刷品加上嵌入媒体标志;()运用智能代理对媒体信息进行合作性过滤;()开发语义网的阐释框架;()对社交媒体进行关联分析、地理空间语义学分析;()建设对用户存在敏感并能起反应的智能环境;()运用社交媒体反馈改善政府服务、企业运营等。媒体智能的发展依赖于下述三个重要条件:一是媒体服务的智能化,主要是相关智能软件的支持;二是动态数据源的开拓,如博客、微博、微信、社交媒体与维基百科全书等;三是信息处理结果适应用户需求的呈现。从媒体智能的角度看,新型文学产品有可能在网络智能服务、网络海量信源、网络智能终端三者的交互中产生。

它们分别对应于传统意义上的文学手段、文学内容与文学本体。

(一)如果文房四宝感知我:手段意义上的媒体智能

文学手段具有悠久的历史,其形态随着信息革命而创新。以语言为标志的第一次信息革命为人类创造了最早的文学手段,即与口语文学对应的能说话的器官;以文字为标志的第二次信息革命凸显了笔作为文学手段的重要性,这是与书面文学对应的;以印刷术为标志的第三次信息革命突出了排版印刷设备作为文学手段的价值,其背景自然是文学大规模机械复制;以电磁波为标志的第四次信息革命昭示了摄录设备作为文学手段的地位,没有它们就谈不上文学的电子化;以计算机为标志的第五次信息革命证明了数码设备的强大功能,正是它们在历史舞台上将电子文学、网络文学等作为新生事物托举起来。

在传播史上,每个时代的文学形态都有相对应的文学手段,像我国古代所说的“文房四宝”便是和书面文学相对应的。有趣的是:古人从万物皆有灵性的认识出发,不仅为笔、墨、纸、砚起了人性化的名字(中山人毛颖、绛人陈玄、会稽褚知白、弘家陶泓),甚至还封了官职,如中书君、松滋侯、白州刺史、铁面尚书等。尽管如此,这种灵性在很大程度上只是人的愿望的投射,而不是文房四宝的实际功能。

换言之,它们既无法感知书写者的存在,又无法根据书写者的需要调整自身的状态,更谈不上主动为书写者提出某种建议。上述局限在智能时代正在被打破,因为方兴未艾的第四次工业革命正是以定制化作为其里程碑的。

对文学手段而言,定制化不仅意味着写作软件、鉴赏软件、发行软件的性能都可以根据用户的需要专门开发,而且意味着它们在实际使用过程中可以感知用户的使用习惯和所处环境,通过学习而使由它们和用户构成的人机共同体进入最佳适应状态。目前,让智能程序自动搜索用户硬盘(如果获得允许的话)以建立体现用户特征的数据库,这在技术上已经轻而易举。不过,让智能程序到在线资源去寻找写作所需要的信息,目前需要人工干预才能办到。换言之,软件机器人并未聪明到和用户心心相印、知道作者在特定时刻需要什么信息。写作意义上的“人剑合一”尚有待将来。至于让它们和传感系统结合起来,自动向作者推送有价值的环境变化信息,那也是有待实现的某种可能性。

(二)如果文心荡漾邀请你:内容意义上的媒体智能

在智能的意义上,媒体被视为携带其特有信息的自主实体,通过与用户对话发挥其功能。过去,人们用“内爆”来形容媒体的超级膨胀,形容由此而带来的真实与模拟的界限的混淆。将来,人们或许用“内聚”来形容媒体由于内部海量信息通道开拓而引发的自觉效应,正如人脑由于海量暂时神经联系累积而导致自我意识形成那样。过去,人们业已喊出“网络就是新生活”的口号。将来,人们或许用“网络就是新生命”来形容网络人工智能发展的高级阶段。

今天,我们处在从过去迈向将来的历史时期。智能网建设是这一时期的重要任务。它不仅见于四通八达的主干网的敷设、层出不穷的网络站点的涌现,而且见于公众长盛不衰的“灌水”热情,还有诸多实时数据源、关系数据库的接入,以及各种作为卖点的增值服务。在上述过程中,应用程序编程接口(API)起了重要的支撑作用。

文学源于生活。若说“网络就是新生活”,那么,在线空间所发生的一切便不只是拟态现实或对现实的反映,而是真实现实本身。文学是生命存在的一种形式。若说“网络就是新生命”,那么,网络文学便不只是将网络当成传播平台的文学或者首发于网络的文学,而是致力于表现网络自身新陈代谢历程的文学。

我们今天已经能够通过网络收到各种各样的邀请,从来自朋友圈的预约,到各种网店的广告。透过这些邀请,我们所想到的主要是来自其他人的意愿,不论他们是朋友还是商家。尽管如此,在我们或许不知情的条件下,有许多邀请已经是由智能程序自动发出的,虽然仍由其他人(程序员等)所安排。对于我们通过网络所提出的请求,所获得的应答也有许多可能来自智能程序。尽管如此,移动互联网络目前还只是超级平台,而不是超级大脑。正在进行的语义网建设力求改变这种状况,通过为万维网文件添加可以为计算机所理解的元数据,使整个移动互联网络成为通用信息交换媒介。如果由此再往前一步,便是整个移动互联网络作为超级大脑与用户对话。在乌托邦的意义上,这样的网络将是人类史无前例的智囊;在恶托邦的意义上,这样的网络将是人类的劲敌或统治者。我们宁可将它想象成为博学多才的对话伙伴。当它因为自身文心荡漾而主动向人们发出邀请,希望有人去反映作为新生活(或新生命)的网络时,文学工作者会做出什么样的应答呢?换一种角度,有哪家文学杂志、作家协会或出版商可能想到向这样的超级大脑约稿,请它谈谈自己切身体验或生命历程呢?也许,他们已经不在这样的超级大脑之外,而是它的延伸。

    文学论文代写 代写论文 http://www.365dxlw.com


论文资源 | 期刊资源 | 模板资源 | 论文代写技巧 | 站内资讯 | 代写论文交易流程 | 代写论文业务范围 | 联系我们 |
收缩
  • 电话咨询

  • 13838208225
  • 13503820014